視界千島湖

快·準·活·美

點擊打開
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民俗民藝 > 人文探究
話説梓桐源
發佈時間:2021-01-04 08:41:09

詹黎平

梓桐鎮上,有座梓桐橋,最能體現梓桐地標性景觀。該橋建於上世紀1964年,為三孔石拱建構,長42.1米、寬6.1米、高6.3米,橫跨在清碧的梓桐溪上。橋頭有棵老香樟樹,樹齡約有500多年,冠蓋如雲。每到梓桐鎮,都會見到石橋、古樹與小溪交相輝映,意味深長。有時在橋上,有時在橋下,將近花甲之齡的梓桐橋靜靜地橫跨梓桐溪。

梓桐三桐

在梓桐的外面,我們稱梓桐就是梓桐,那是個大概念。問一胡姓人氏,你是哪裏人?答曰:梓桐。哦,好地方。簡單明瞭,一問即知。

但如果是在梓桐的裏面,梓桐當地人就不是這麼説了,多少要區分出一個裏中外來,即裏桐、中桐和外桐。我開始總是弄不清楚,什麼裏中外桐啊,不都是梓桐嗎?這裏面頗有講究。裏桐就是裏桐,外桐就是外桐,中桐也就是中桐。據資料考證,上世紀的1956年4月,新安江水電站尚未建成,梓桐源域內設有中桐鄉、裏桐鄉、外桐鄉3個鄉人民委員會。其中中桐鄉由原並峯、常寧二鄉合併建立,下轄黃村、安山、李家、葉家、舒村、小富石、並峯、錢家、鬥販、岩石下、慈溪、杏坡、富坡、常寧、大路源等村。裏桐鄉由結蒙、唐家二鄉合併建立,下轄結蒙、大塢底、桐坑源、後洲、桐坑口、板壁殿、小嶺腳、鐵匠門裏、墩頭坎、下姚家、汪家、桐坑塢等村。外桐鄉由童家、練溪二鄉合併建立,下轄息航、邵家、上埠、石板橋、世合頭、湖田、汪畈、石山腳、劉家、水碓埠、朱家、餘家、浯溪、陸家坑等村。

此建制一直延續到1958年10月,新安江水庫開始蓄水,淳安、遂安兩縣合併為淳安縣,同時實行“政社合一”的人民公社體制,全縣組建為31個人民公社,梓桐源內的裏桐、中桐、外桐3個鄉與鳩坑、南賦2個鄉合建為東風人民公社,直到1959年3月才改稱梓桐人民公社。1961年8月分設為裏桐、中桐、外桐和鳩坑、南賦5個公社。1965年4月外桐和中桐公社合併為中桐公社。1984年4月,全縣政社分設後,中桐公社分為中桐、外桐2鄉。直至1992年5月,區鄉鎮撤擴並,中桐、裏桐、外桐3鄉合併為梓桐鎮,自此梓桐始以完整單獨的地名沿用,不再變了。

如此捋捋,清楚了吧?一個梓桐分出了三桐。

再來考證下梓桐源的芳名。按照縣委黨校黃瑞祥先生在其方誌專著《古今梓桐源》對梓桐源的概述考證,“梓”和“桐”,分別為兩種喬木名,“梓”即梓樹,“桐”即桐樹。再看《辭海》注“梓,植物名,紫葳科,落葉喬木。分佈於我國東北南部及長江流域。生長較快,木材輕軟,耐朽,供建築及制傢俱、樂器用。嫩葉可食,皮供藥用,中醫學上稱‘梓白皮’”;“桐,木名,如梧桐;泡桐;油桐”。或許是歷史上的梓桐源到處長着梓樹與桐樹,方才得名“梓桐源”?但如今的梓桐源,這兩種植物似乎並不常見,更不是梓桐鎮的標誌性植物。我想這也只能算是一種猜測吧。有關梓桐源的來歷,確實已很難捋清楚。好在,我們記住了梓桐有三桐:裏桐,中桐,外桐。而梓桐橋正好是座三孔石拱橋,當初建造時,是否就有對應於裏、中、外桐的含義呢?這個就更説不清楚了。

梓桐三源

從地名的意義上搜尋,梓桐源除了有三桐外,還有“三源”,即南村源、賦置源、鳩坑源。當然三源的説法就遠不如三桐響亮,認可度也不及三桐。原因在於“源”在整個淳安太普遍,一個鄉鎮有個三源四源一點也不稀奇。不像三桐,裏桐、中桐、外桐這麼有辨識度。更為關鍵的是,梓桐本身就是一條大源,隸屬於大源的分支小源,當然就沒什麼名氣了。

還是很有必要對梓桐源的地理方位細説一下吧,否則,各位看官仍會對我這裏説的梓桐地名雲裏霧裏,一頭霧水。

我們的梓桐源,位於淳安縣的西部。東瀕千島湖,南接界首鄉、姜家鎮,北鄰鳩坑鄉,西與姜家鎮的郭村(原也是個鄉)、安徽黃山市歙縣璜田鄉接壤。典型的山塢角落,源多、源深就很好理解了。它的中心點位於杜井村,即今梓桐鎮政府所在地,距縣城約27公里。整條源的地域面積約為156平方公里,屬於狹長型地勢,其中東西最大距離28.9公里,南北最大距離13.5公里,共轄19個行政村(71個自然村)。

梓桐源屬於亞熱帶濕潤性季風氣候,春夏秋冬,四季分明。境內山巒起伏,羣峯競秀,山區特點明顯,白際山餘脈橫貫全境,屏列梓桐溪兩岸。境內高山有洋尖、竹尖(又名竹山尖)、魚口尖、青山、鳥鳴坑、尹山等。洋尖位於梓桐源北部,為梓桐源與南村源的分水嶺,海拔935米,屬於境內最高峯。登山巔,就可眼觀“三桐”(裏桐、中桐、外桐),背倚“三源”(南村源、賦置源、鳩坑源),站在最高峯就能找到“三源”的根脈。“三源”之説,自此方見端倪。

而“源”作為淳安特有的一個地理名詞,有着難以讓外人通曉的特質,特別是北方人很不理解屢屢出現在淳安人日常口語中的“源”指的是什麼。我們得費勁向其描述,“源”的含義。在此不妨也補補課,《辭海》注:“‘源’本作‘原’,水流所從出”。而在一本紅旗出版社出版的《圖説字源》裏也指出:“原”的本義指水源,與《辭海》所指“源”的本義即指水,“原”為“源”的本字。從“原”過渡到“源”是因為引申義眾多,為了字義的分化專指,後人在“原”旁加水來表示水源之“源”。泉水湧流而出,便有了源泉之義,眾多泉水匯聚成河流之源,乃是一幅非常貼近大自然的風景畫。因此,梓桐“源”亦即梓桐“溪”,由梓桐溪水流出的一條源,養活了溪兩岸數萬百姓,人類生息源源不斷,田園和村莊,雞鳴和犬吠,小院與大樹,菜地與稻田,一幅人間幻美圖。

隱藏在梓桐大源裏的三條小源彷彿餵養梓桐源的源泉,汩汩不斷地豐沛滋潤着梓桐大源,讓梓桐溪水終年豐茂不斷,而這也正是梓桐三源存在的意義所在。

梓桐三寶

東北有三寶,人蔘、貂皮、烏拉草。如果硬湊,我想梓桐也能湊出個三寶,比如農家醬、蕃薯粉、玉米粿什麼的。當然,這只是我的想當然認為。後來我多方瞭解求證梓桐三寶的權威説法,據説下面這個比較靠譜:玉米粿、農家醬、石斑魚乾。但我還是認為把蕃薯粉排除在梓桐三寶之外也不甚合理,而梓桐除了這些,還有像包括梓桐豆腐乾、梓桐蕃薯幹什麼的,其實都蠻不錯。或者還可以弄出個梓桐新三寶出來。苦於對梓桐的瞭解確實有限,我只能在這裏為梓桐生硬地湊個三字經出來。但是真真正正,地地道道,梓桐玉米粿那確實是有口皆碑、當之無愧、認可度最高的一寶。

記得第一次到梓桐,在梓桐橋頭一家小店,最後店家端上來的玉米粿的確讓人驚豔。色澤金黃,冒着熱氣的玉米粿,又薄又均勻,清一色碗口般大小,看了就勾人食慾。再配上早就上桌的腐乳(俗稱黴豆腐)、農家辣椒醬,夾上醃菜炒肉,那滋味真的是“除了皇帝就是我”了!美不勝收!這不容易,把個普普通通的玉米硬是做出名氣,梓桐老百姓是花了一番心思的。説明梓桐的先人和今人心靈手巧,祖上的非遺手藝未失傳。記得那天,不知不覺,也不知老闆娘上了幾次玉米粿,總之,我約摸吃了十個粿,方才捂着飽肚打住。那次,讓我對梓桐玉米粿留下很深的印象。其實玉米,作為淳安農村哪裏沒有?到處都做玉米粿,梓桐有梓桐的做法,汾口有汾口的做法,臨岐有臨岐的做法,威坪也有威坪的做法。我母親包的玉米菜粿就很好吃,兩邊油煎得金黃噴香,臨岐用手糊的玉米粿也別有風味,深得玉米的精髓。但再怎麼好吃,都沒做出什麼名氣來,僅僅是停留在自給自足自娛自樂的層面上,和梓桐玉米粿的名氣沒得比。

據黃瑞祥老師描述,“傳統的梓桐苞蘆粿,熱烘烘、香噴噴、甜絲絲、軟綿綿”,配上梓桐源的辣醬腐乳,十步之內,管讓你饞涎欲滴。淳安到處都做苞蘆粿,為何就梓桐的粿出了名呢?這裏面確有天時、地利和人為因素在裏面,是梓桐源地域文化的綜合表象。黃瑞祥老師在他的《梓桐苞蘆粿》文中寫道:“梓桐源內,山青青,水粼粼,冬是冬,夏是夏,山清水秀,氣候分明,土地肥沃,非常適宜玉米(苞蘆)的種植。早在民國時期,梓桐源的田苞蘆就種出了名。東源港九都瑤山的農民就曾經去梓桐源取過經。在梓桐源,傳統的苞蘆種子‘立秋’之前必須播下,‘霜降’前後收穫,在田間的時間大約一百天左右,因此俗稱‘百日黃’。‘百日黃’棒子不大,籽實飽滿,金黃油亮。雖然時間長、產量低,但質量純正,營養價值好,磨成粉又細又嫩,做成粿自然香軟可口了。還有一種紫色的玉米,俗稱‘烏苞蘆’,磨出的粉特別細嫩,做成的粿也特別香軟。這是梓桐源苞蘆粿好吃的主要原因”。

而更厲害的是,梓桐人胡建奎還把玉米粿做成了產業,通過網絡遠銷全國各地,一年產值好幾百萬,既為當地農民解決了創收難題,實實在在地為鄉民增收,同時也把梓桐源這麼好的食品一寶分享給各地的吃貨,功莫大焉!胡建奎早年習文,寫過小説,我和他一起參加過縣文聯組織的小説改稿會,那時大家都是青澀的文學青年。想不到若干年後,建奎就華麗轉身為當地一名響噹噹的儒商了。先是搞紡織,之後又從一隻玉米粿中發現了商機,漸漸轉產專事玉米粿產品的開發與經營,為梓桐源的經濟發展作出了艱苦卓著的努力。

論及梓桐三寶,如今真成氣候的尚只有玉米粿,農家醬在淳安這個到處都飄蕩着醬香味的地方,其優勢就不突出了。至於石斑魚乾,有小溪的地方大體都有石斑魚,都是差不多的溪水,養着同一品類的石斑魚,也顯不出獨特的梓桐特色來。但隨着錢進生態農業等一批新興企業的生長,假以時日,我想象諸如蕃薯粉、粉絲這樣的帶有鮮明地域特色的美食更易為市場所識,就此閃光發亮。那時梓桐三寶或像它的玉米粿一樣,真正流傳出去。

梓桐三溪

説梓桐有三溪,這事的確存疑。據《淳安縣地名志》概説,梓桐鎮主要河流有梓桐溪(別名雙桂溪)、黃家源兩條,哪來的三溪?

為了寫好百源經濟之一的梓桐源,我認真走訪了梓桐鎮、村的相關人士,並埋頭書卷仔細查閲了相關書籍,如此三番還真被我硬找出一個三溪來。這個三溪,並不是三條溪流,其實是三個村名,三個擔負着發展百源經濟任務的村子,分別是練溪、慈溪和西湖村。

先説西湖。搞錯了吧?西湖村是湖,不是溪。莫慌,偌大的西湖行政村其中有個自然村就叫密溪塢村,有溪了吧?但這鑽的是牛角尖,事實上密溪和溪其實並沒多大關係。密溪塢原村址在石畈,據傳,明代陳氏祖先學孟公,由原淳安老城西廟邊遷居此地,因山邊有一大岩石,前面是一田畈而取名。新安江水庫形成後,原村被淹,部分村民外遷,留下村名民靠密溪塢建村,以山塢名定名,聚居在今青山北麓密溪塢口,是一個只有十幾户人家的小自然村。但是密溪塢實在是太小了,説不出什麼更多的亮點。作為一個村子,它是被兼併到西湖村的一個小自然村而已,大的層面上已説不上話。因此與其説密溪塢,還不如説西湖,就是跟杭州的西湖一個字不差的西湖村,不知道此村與杭州西湖到底有什麼瓜葛,是遠房親戚,還是另有隱衷?概不知曉。反正此村就叫西湖村,也説不上就一定是揩了杭州西湖的油。事實是,西湖村前的那一彎湖水,那個靜美哦,實在是一點也不輸於杭州西湖的。幾乎,西湖村囊括了梓桐外圍的零星小村子。一個西湖行政村,居然轄有8個自然村,分別為西湖、上坑塢、下坑塢、牛欄塢、方家、周家、丁家、密溪塢,共有9個村民小組283户,村域面積達19.1平方公里,聚落於狀元半島北。西湖村自然風光嫵媚秀麗,面湖傍山,公路通暢,適宜開發民宿經濟。果然,梧桐樹就引來金鳳凰,總會有有識之士來相中這塊寶地的。據説一個融休閒度假、健身垂釣、農業觀光、餐飲娛樂於一體的綠色園區——源稔農業觀光園,即將落户西湖村,西湖村的發展前景更令人期待和展望了。

再説慈溪。慈溪和練溪毫無疑問是兩個正經八百的大村子。慈溪名字跟寧波的慈溪市一模一樣,但人家可是個經濟發達的縣級市,梓桐的慈溪則僅僅是個小康小富的行政村。2007年,全縣又一次進行行政村規模調整,慈溪、錢家、鬥畈3村合併建立新的慈溪行政村,村委會駐地慈溪自然村,聚落在烏鷹尖南麓。狹長的村形向陽一字兒鋪開,遠遠望去感覺就像旺火了整條梓桐源。相傳,此村過去有十八姓氏,古時曾有“千灶萬丁”之説,人丁那個興旺令人浮想聯翩。村子裏又以胡姓最多,甚至把村前的一條溪命名為“胡溪”,故慈溪村另有別名稱“胡溪”。遺憾的是我們今天已看不見這條胡溪了,慈溪的前方取而代之以千島湖的碧波輕輕盪漾。那天天空晴朗,秋色宜人,村支書和村委主任兩位陪着我好好逛了下慈溪村。走在慈溪村安靜乾淨的鄉道上,享受着濃烈的田園風光,內心不知不覺就升騰起歸隱山間做陶淵明的想法,好生羨慕當地的農人。可是同時也感到有些空蕩蕩,村裏人太少了!好多家院門都是“鐵將軍”把門。有這麼好的環境這麼好的田園卻無人享受,徒有留守的老人邁着緩慢的步伐,在熟視無睹中耗費着風燭殘年。往日農村的熱鬧景象正在逐步消失,代之以寂靜安好,而鄉情仍然温暖。村裏興辦了老年食堂,集體為那些孤老解決吃飯難題,在農村也是可以安然過老的。突然有些羨慕起這塊土地,真是塊養人之地啊。

梓桐三覽

關於梓桐,林林總總,與三有關的事物還有不少。總感覺三字裏面有玄機。除了以上寫的梓桐三桐、梓桐三寶、梓桐三源外,還有諸如梓桐三幹:蕃薯幹、豆腐乾、石斑魚乾。名氣不大,但是東西質量好,實惠。梓桐三橋:梓桐橋、茅庵橋、練溪橋。其中茅庵橋還是座始建於明朝的廊橋,成為梓桐盧家村的一地標式景觀。又有梓桐三瀑:三門潭瀑布,位於裏桐程家源與石門塘之間。瀑布有三折,沖刷成三個碧潭。梓桐帶“三”字的村:三聯、三峯村。作為一個革命老區村,三聯於1958年由汪家、姚家、官祠堂、公坎橋頭等村合併,並以其中的三姓組合為名。比如黃村的別名也叫三峯村,這是梓桐源中一個較大的村子,曾有詩記:“黃村自古謂三峯,始祖開基讀垓公。已歷滄桑八百載,祠前黃犬最誠忠。村南溪曲潺潺水,廓北山青習習風。廣有良田五千畝,千餘黎眾樂融融”等等,彙集成一條文風熾盛、翰墨留香、人傑地靈、羣峯競秀的梓桐大源。

淳安發佈

淳安發佈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